金融监管不足,全球金融监管机构的合作关系可能无法再延续10年

十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机使各国中央银行处于慌乱状态,除此以外,银行还要面临网络攻击的威胁。自那之后,银行业经历了一系列广泛的改革。

最近G-30出的一份报告中令人惊讶,这是一个由现任和前任政策制定者和学者组成的论坛,其中包括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和英格兰银行行长马克·卡尼( Mark Carney)。

G-30工作组的联合主席蒂莫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表示,未来罕见但更为极端的危机可能会出现,而应对危机的的金融工具已被削弱。在美国尤其如此,国会限制了美联储和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为金融系统提供紧急支持的能力。

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下一次灾难可能与前一次灾难有所不同,因此可以灵活应对新的金融危机显得格外重要。

墨西哥中央银行前负责人兼G-30工作组联合主席吉列尔莫·奥尔蒂斯说,“下一次金融危机可能来自其他方面,特别是网络攻击。”

奥尔蒂斯还对政策制定者做得不够以致无法预测下一次金融行业紧急情况表示担忧。他表示,中央银行和监管机构可能没有足够重视为即将发生又不可避免的灾难做准备。

危机后的改革极大地巩固了核心银行体系,提高了政府取消失败机构的能力,而无需用公款纾困。瑞银集团(UBS Group AG)主席兼G-30成员阿克塞尔·韦伯(Axel Weber)表示,来自主要国家的银行监管机构也在密切合作。

G-30报告称,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实施的审慎保障措施反映了在主要经济体建立更具弹性和稳定的金融体系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

盖特纳表示,结果是政策制定者比十年前能够更好地应对个别机构的失败以及金融体系的温和冲击。

即便如此,实施的审慎保障措施也还是存在缺陷。大多数危机后的监管都针对银行,而高风险的资金都流向了受监管较少的影子银行。

盖特纳认为,如果只对部分金融体系,例如银行,并允许其他类型的金融机构在这些限制之外运营,那么将会对整体金融体系的抵御能力会有所限制。银行本身可能看起来更稳定,但它们在系统中的作用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削弱。

韦伯表示,在一个内向型政策开始出现的世界里,以及经济和贸易紧张局势开始开始演变为政治手段的时候,全球金融监管机构在危机后达成的合作关系可能无法再延续10年。

本文来源前瞻网,转载请注明来源!(图片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共有 0 条评论

Top